辽宁35选72019年走势图: 第二十六章 別離與新的故事

    “哈哈,有意思,太有意思了”武功盡廢的朱高旭趴在地上狂笑。

    區區一個先天武者,居然擁有媲美許多名門大派鎮派神功般的武功,著實有趣的很,那該不會是十八年前真佛寺遺失的那個曠世爪功吧,不然祭太昧那個老家伙可不是這么容易就能殺死的,哈哈,這回朱高致那個東西得心疼懷了。

    朱高旭的這番話無疑是捅破了窗戶紙,上官清雨冷著臉走到了他的(身shēn)邊,抬起秀腳就往他(身shēn)上踢,什么都不懂就胡說,真佛寺那幫老禿驢的那個武功不是早就沒了嗎?到底管你什么事,我讓你胡說八道,我讓你胡說八道!

    上官清雨她踢著踢著淚水便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

    溫無邪閃(身shēn)來到了上官清雨(身shēn)旁,張了張口卻不知道要說什么。下一秒淚流滿面的上官清雨就撲到了他的懷中。

    “這可不像你啊,什么時候妖嬈冷艷的萬花仙子上官清雨也喜歡哭鼻子了?”

    “我不管,無論你去那帶上我好嗎?”

    感受著懷中溫軟如玉的(嬌jiāo)體,溫無邪嘆了口氣,唉,這事回來再說吧,此地不宜久留。

    張一先三人趁著剛才那個空擋已經處理好了現場,隨后眾人帶上垂死的朱高旭,離開了這里。

    半天后朱家二子朱高旭遇刺的消息傳遍了全城,據傳說遇刺現場還發現了長子朱高致的老師天人境界的大高手生死無常祭太昧的尸體,朱高致疑似與這件事(情qíng)也有關系。

    后來朱家族長聞之大怒,揚言要把兇手碎尸萬段,更是暫時取消了朱高致的繼承權。

    這下冤仇會相當于是為其他朱家族長繼承人搬去了頭上的兩座大山,使他們之間的競爭更加的激烈,時局一片大亂。

    夜晚溫無邪站在客房的樓頂看著天上的月亮,思緒萬千。

    張一先蹬上了樓頂,坐在了他的(身shēn)邊。

    “還想著這事呢?要真舍不得就帶她走好了?!?br/>
    “張爺,你不懂,我現在帶她走就是害了她,除了真佛寺其他覬覦那門武功的大有人在,那些勢力加起來可遠不是朱家能比的?!?br/>
    唉,說來也可笑,想不到我溫無邪平(日rì)里自詡心狠手辣,現在對這事卻遲遲拿不定注意,還真是鹵水點豆腐,一物降一物。

    張一先坐了一會后站了起來,先是伸了個懶腰,又拍了拍溫無邪的后背道:“知道當初你剛進江湖劫富濟貧那會,我引見你入會時是怎么想的嗎?”

    溫無邪歪了歪頭看著他沒有說話。

    張一先笑了笑自顧自道:“那時我便想啊,這小子現在就這么厲害,將來必成大器,說不定我們冤仇會以后也有機會成為天下頂尖的大宗呢。

    溫無邪你是天生做大事的人,現在你缺少的只有沉淀。

    我相信冤仇會能(挺tǐng)過這個楷,更相信你將來可以讓它更進一步,我等的起,只要你神功大成后別忘了我們就行?!?br/>
    溫無邪看著張一先久久無言,最后鄭重的給他行了個禮道:“此番話語我定會銘記于心,將來有自保之力后絕不會忘了您的往(日rì)里對我的提攜?!?br/>
    張一先含笑點頭,從懷中取出一個玉簡道:這是從祭老兒(身shēn)上搜出來的,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個傳功玉簡,四弟那里我已經打過招呼了,這次能逃過一劫你出力最大,這個你留著用吧,走的時候別忘了和清雨那丫頭打個招呼。

    “是”溫無邪再拜。

    客房中上官清雨呆坐在(床chuáng)邊,雙眼盯著墻壁上的一副書畫,也不知道再想什么。

    這時房門打來了,溫無邪走了進來又隨手關上了門。

    這時他的視線與上官清雨的視線對在了一起。兩人都沒有說話,但看著看著上官清雨的眼淚又流了出來。

    溫無邪走到(床chuáng)邊坐在,將上官清雨的頭輕輕靠在了自己的(胸xiōng)膛上,緩緩的拍打著她的玉背,手指慢慢穿梭在她的青絲之間。

    良久過后溫無邪開口道:“我要走了,對不起?!?br/>
    上官清雨(嬌jiāo)小的(身shēn)體微不可察的一顫,芊芊玉臂緊緊摟住了溫無邪的腰,半晌后用微不可察的聲音道:“帶我一起走?!?br/>
    溫無邪已經知道了她的心意,可越是這樣越不能讓她跟著自己冒險,“唉,我真希望你能忘了我?!?br/>
    上官清雨抬起了頭道:“我不后悔喜歡你,那不是我能控制的事,如果你執意離開我,那我希望你能對我說你(愛ài)我?!?br/>
    溫無邪雙手捧住了她的臉頰,親吻了一下她的額頭道:“我(愛ài)你,你也要(愛ài)你自己,朱家這段時間也許還會有大動作,千萬別忘了照顧好自己?!彼低甌閆?身shēn)向屋外走去。

    上官清雨楞楞的看著他的背影,這一刻她多么希望自己能夠擁有超越這世間一切的武力。

    ……

    今晚的夜很冷很冷,溫無邪出了客棧,走在無人街道上拿出了以前那位神秘人給他的逍遙盟的令牌,自己還是不夠強,那么希望這枚令牌能給自己一個迅速強大的機會吧。

    用牙齒咬破了手指,將血液滴在了令牌上面,緊接著就開始催動內力,少頃等到令牌變成血紅色后,便將它拋至了空中,神奇的事(情qíng)發生了。

    今牌上升到了半空后竟然懸空停滯了下來,一個白色的光圈自令牌中向外擴散,等到光圈形成了一個直徑接近一丈的圓環時便停止了擴散。

    其內部是一個不斷旋轉著的幽藍漩渦,而令牌的本體則停留在漩渦的中心部位,通體發著瑩白柔和的光。

    毫無疑問,穿過這個傳送門,就可抵到傳說中無比神秘的吳國最強宗門逍遙盟!

    溫無邪運用絕妙的輕功臨空虛度,抓住令牌后,就一頭扎了進去。接下來他便好像是進入了一個五彩斑斕的管道中一樣,由巨大的吸引力帶動著自己不斷前進,等一陣頭暈目眩后,腳下突然一沉,他便來到了目的地。

    溫無邪站穩后,馬上觀察自己周邊的環境。

    他現在就在一個巨大的古樸石臺上,石臺整體上承圓型,方圓大約有三十多丈,上面附著有許多的神秘紋路,其中一些還在微微發光。

    石臺的前方就是一個巍峨的山門,山門中間上書逍遙盟三個大字,筆法飄逸如仙,細看之下耳邊似乎還傳來了,陣陣瀟灑不羈的吟詩聲,可當自己刻意去聽的時候,卻又消失不見。

    山門下許多著裝統一,手持刀劍的武者在站崗。溫無邪憑借自己多年闖((蕩dàng)dàng)江湖的經驗大體判斷出,這些武者中實力最次的也有后天境界。甚至還有一些到達了先天。

    當溫無邪看著他們的時候他們也看向了溫無邪,其中有兩人對視了一眼后,朝溫無邪走了過去。

    “來者何人?為何如此面生?”個頭稍大的那個武者率先發問。

    溫無邪將刻有逍字的令牌取出遞了過去,并說明了緣由。

    那武者從溫無邪手中接過令牌后,低頭仔細看了會才道:原來是為被推舉而來的大人,怪不得小小年紀就有如此氣度。

    大人您請,小的愿帶大人前去逍遙閣。

    逍遙閣?

    對,您到了就知道了。每位被推舉而來的第一站就是那里。

    溫無邪從那人手中會令牌:“那就麻煩你在前面帶路吧”

    “是!”

    溫無邪同那武者一同進入了山門,在經過山門的時候甚至有感覺到了被一道玄光掃過。

    逍遙盟所在地址十分奇特,在外面看去沒什么特別的地方,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高山,可進入山門之后卻發現里面別有洞天,明明是往山上走,可回頭望去卻發現,來時之路皆為平路并無坡度,可再往前走又有了上山之感,著實神奇。

    那前頭領路的武者見此笑了笑道:大人其實我剛開始來的時候,就差點被這事給弄迷糊了,當時還以為自己著魔了呢,后來才知道是宗門剛建時,祖師爺弄得顛倒小法陣。對人沒什么影響,您擱這待時間長了也就習慣了。

    溫無邪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隨后隨意問道:對了你可知所謂的推舉入宗是怎么回事?

    大人可能推舉您來的那位大人沒給您說清,我們逍遙盟做為世間最頂級的絕頂大宗,其選拔成員的方式總共有三種,

    一呢就是親友引薦,這種一般天資參差不齊,好的極好,壞的極壞,算是給宗內老成員一個福利了。不過名額極為有限。

    二則是在江湖上下放入宗資格,每年三月三(日rì)進行考核,通過這種方式進去的人最多,一般資質都還可以,嘿,說來慚愧,小的也是通過這么進來的。

    第三種嘛,就是向您這般被專門人士推舉進來的,這樣的弟子一般都天資絕倫,一入門后便是內門弟子。不過呢您一會還有一個小考驗,如果考核不過的話,推舉您的人不僅沒有獎勵,還得受處罰。

    好了大人到逍遙閣了,要是沒什么事小的就先退下了。

    看著眼前巧奪天工,美輪美奐的閣樓溫無邪點了點頭,轉(身shēn)對他到了聲謝。

    真該說是不愧是逍遙盟嗎?竟然把閣樓建在了一塊龐大的浮空巨石上。

    溫無邪站在懸崖邊凝望著那座**丈外的逍遙閣陷入了沉思。

    這要是輕功不好的,那怕是連進去的資格都沒有吧!

辽宁35选7风采开奖公告 www.weqmw.com 重要聲明:小說《凌云傲世逍遙行》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辽宁35选7风采开奖公告 第二十六章 別離與新的故事手機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