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35选7开奖规则: 第五百零二章:你老婆能行嗎?

    尼瑪,她上次果然就不應該輕易放過這個瘋女人。

    暮小暖腦袋里又想到那晚上飛出斷橋的車,還有袁啟玨腹部的傷口,(陰yīn)著臉,毫不客氣的上前。

    在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時,啪的一聲脆響,克菲皮爾挨了她長這么大的第一個巴掌。

    皮爾家族的人一個個氣的半死,他們怎么都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敢大白天的當著他們的面,打了小姐,實在可惡。

    然而,不等他們的動作,咔嚓一聲響,這些老家伙立馬慫了,驚疑不定的瞪著自己這邊,滿臉不敢置信。

    (身shēn)后,古倫把玩著手里黑漆漆的東西,笑的一臉迷人:“女人家家的矛盾,你們一把年紀的,就不要瞎摻和了吧?!?br/>
    不斷刺激腦神經的鈍痛感,克菲回過神,一雙眼睛因為憤怒而充血,咬牙切齒:“你敢打我?”

    話還沒說完,她發瘋般的揚起爪子要找打回來。

    暮小暖眼力好,精準的捏住她的手腕,反手一扭狠狠的將她撞到邊上的墻壁上,另一只手抓著她明顯刻意做過的頭發向后一扯,冷笑一聲。

    “我打的就是你,找人綁架很好玩是吧,姑(奶nǎi)(奶nǎi)警告你,要不是今天決賽,這里要不是賽場門口,你看我會不會輕易放過你?!?br/>
    她說著抬起腳狠狠的朝著克菲的腰部給了一下。

    “啊……”

    克菲皮爾(嬌jiāo)生慣養,別說被人打,從小到大被人看護著,就是磕著碰著點也都是三歲之前的事了。

    不說她(身shēn)上,就單單一雙手,雕刻師的掌心和五個指腹,長時間因為捏雕刻刀和磨砂球的緣故,基本上都有或深或淺的繭子。

    但這個女人,在不落下雕刻技術的同時,一雙手卻保養得非常好,完全看不出是雕刻師的手。

    沒有受過苦受過疼的人,猛然被這么對待,先是臉上,再是頭皮,現在又是腰部,她額頭瞬間冒汗了,有疼的,有氣的。

    “((賤jiàn)jiàn)人,放開我,我要殺了你,我一定要殺了你,啊……”

    邊上,袁啟玨站在邊上好像沒看見這一幕似的,古倫滿眼興奮,嘖嘖稱其,雖然暮小暖那點小(身shēn)手在他眼里芝麻綠豆都算不上。

    但他還是看到十分過癮。

    皮爾家族的人又憤怒又急切,他們此時已經忽略了自家小姐竟然被打的震撼場面了,滿心都放在接下來的比賽上。

    小姐要是(身shēn)上出點什么差錯,待會兒怎么比賽?他們倒是想過去,但被人堵著只能看著干著急。

    “你們到底想干什么?快住手……”

    今天還要比賽,暮小暖就算在憤怒也沒辦法將她怎么樣,而且這女人(身shēn)后的家族背景,也確實棘手。

    這些阻礙橫在面前,她也不能鬧的太過,只能教訓一下。

    拽著她的手腕一扯,直接

    上腳踹,把她踢向那邊急切萬分的老頭們,后者慌亂的接著。

    暮小暖今天對克菲皮爾的教訓,在她認為一點都不過分,畢竟自己命都差點折在這女人手里,她這幾下算什么。

    但她的行為,對皮爾家族這群人,對克菲來說,就完全不是一回事了,放眼整個法國,敢這樣不給皮爾家族面子的,都找不出幾個。

    “滾開,都給我滾……”克菲皮爾掙脫幾個家族長輩的手。

    她臉上的妝容畫了,外加一個巴掌印,頭發亂糟糟的像個瘋子,柔軟服帖的上衣蹭破了,前后不是灰塵就是鞋印。

    加上此刻她滿臉猙獰的張大嘴,因憤怒到極致,牙齦都暴露了出來,看著完全就是一個神經病瘋婆娘。

    暮小暖嗤笑一聲,懶得搭理對方,徑直進場了。

    (身shēn)后還響起一聲聲的怒吼,克菲皮爾被那些老家伙一個個的抱住,才沒有讓她不管不顧沒形象的沖過來。

    “哎哎,你們快看,我剛才抓拍的視頻……”古倫興致勃勃的道。

    袁啟玨瞟了一眼,十分無語,暮小暖瞟了一眼,變得跟他一樣興致勃勃,還大力拍了拍古倫的肩膀。

    這兩人從見面開始,三天兩頭的掐,現在倒是難得因為一件事站在了同一戰線上。

    “干得不錯,我們回國之前你就把這玩意發出去,哼?!?br/>
    古倫挑眉一笑:“你剛才那一頓還沒出氣呢?這要是發出去了,那女人得多恨你啊?!?br/>
    她毫不在意:“我才不怕她呢,到時候天高皇帝遠,她能作威作福的地方也就法國了,回了國,就是我囂張的時候,她的手能伸到那去才怪?!?br/>
    比賽還有一個小時,暮小暖在休息室里的狀態,跟其他選手備賽的模樣完全不一樣。

    人家緊張兮兮的,她倒好,窩在沙發上翹著腿,哈哈大笑的看法國動畫片。

    古倫瞟了一眼,癟癟嘴,撞了撞好友:“哎,你老婆能行么?她這哪兒像是要參加國際決賽的模樣啊?!?br/>
    “我剛才去洗手間的時候,看見一個別了(身shēn)份牌的選手,人家上個廁所還帶著一個小本本在那兒背東西呢,你瞧瞧你家這位……她不會是知道自己贏不了冠軍,所以破罐子破摔吧?”

    休息房間不大,古倫說的小聲,暮小暖還是能聽見,笑聲戛然而止,白了他一眼。

    “什么叫破罐子破摔,你就不能說我是(胸xiōng)有成竹,自信洋溢么,會不會說話?不管平時努不努力,臨時抱佛腳都是沒有用的,切,說了你也不懂,你個門外漢?!?br/>
    古倫:“……”

    很快,比賽就開始了,提前十五分鐘,所有選手跟隨者都只能去陪賽席坐著,其他國家的人,來的最少也有五六個。

    只有屬于亞洲這邊席位區域,空落落

    的只有袁啟玨和古倫兩個大男人坐著,嚴格算起來,古倫都不能算上數。

    邊上一圈的席位基本上都坐滿了,他們這一圈顯的格外明顯,看著就跟個缺口似的。

    其他人略微怪異的目光完全干擾不到他們,古倫舒展著四肢,直接將腿翹在了椅子上,認為寬敞點才好。

    比賽臺上,呈現大型V字的臺面上,分別二十個臺子立了起來,周圍一圈坐滿了付費觀眾,還有不少穿著代表各自選手國家的服裝,在哪兒吶喊助威。

    暮小暖如果看見了,她敢肯定,這么一大片人里,絕對沒一個是亞洲的,哦,多么心塞。

    整個賽場上響起了震動人心的音樂,隨著觀眾們的尖叫,評委們的落座,主持人簡短的臺前報幕,迎接參賽人員入場。

    根據手上的決賽卡隨機數字,十人一隊的兩隊人馬從幕后兩邊走了出來,按順序走到了屬于各自的臺子上落座。

    下一秒,一道針扎似的視線(射shè)了過來,看過去,不意外的跟克菲皮爾對上。

    二十個參賽者(身shēn)上的服裝都是統一的,不管是顏色和款式都男女適用,雖然二十人里絕大數都是女(性xìng),但依舊有四名年輕男子。

    克菲皮爾的臉和頭發又恢復成平時那副模樣,除了面對她時,那仇恨的目光。

    暮小暖挑眉,回以一個嘲諷的目光,要不是比賽現場,后者肯定會氣憤的沖過來找她算賬。

    一共六名評委,坐在中間的一名站起(身shēn),溫和的笑著,說了一段鼓勵人心的話。

    比賽,終于正式開始。

    經歷過初選和復選的兩輪篩選賽,最終出現在這里的選手,都是完成過雕和修兩種考驗的。

    雖然雕刻師聽上去就是雕東西的,但這種賽事上,決賽的三輪,絕對不會這么簡單。

    比賽后臺,針對各種難易程度的題型和考型,基本上都設置了個全面。

    但具體三輪要考什么,為了達到公正公開的原則,都是由幾位評委當場思考,現場拍板決定的。

    考型大小都有,但評委在出題的時候,卻可以隨意的分配,甚至幾種疊加,怎么刁鉆怎么來,都在可許范圍內。

    很快,第一輪的比賽規則出現在前方寬大的落地屏幕上。

    第一輪考的并不是手上功夫,而是知識積累,看著有點像是智力競答的感覺。

    (身shēn)為雕刻師,不光要能動手,自然也不能是文盲,每個領域都有屬于他自己的文化積累,雕刻領域也不例外。

    不僅如此,第一輪還采取了個人挑戰形式的比賽。

    每個選手臺面右上角,都安裝了一個按鈕,在主持人每說開始的時候,看誰按的最快,最快的那個,就有選擇權,可以指定一個對手,進行一人一題快速答題。

    進行當中

    ,每個人思考和說出答案的時間只在十秒之內,超過就算輸,那么兩人競賽結束,繼續進行搶按鈕挑人。

    搶到按鈕的人,有權挑選挑戰者,被挑戰者不能拒絕,必須應戰。

    每個人都有十道錯題機會,也就是說,在這種不停的互相挑戰的過程中,誰先累積到答錯十道題,第一輪就直接淘汰,當場從位置上離去。

    第一輪因為要淘汰十人,所以,一直進行到十個人選全都出現,第一輪才算徹底結束,留下的剩余十人,將進行第二輪比賽。

    這個規則,顯然加大了比賽的看頭,暮小暖吐槽評委折騰人的同時,心里也有了另外的計較,意味深長的看了克菲皮爾一眼。

    (本章完)

辽宁35选7风采开奖公告 www.weqmw.com 重要聲明:小說《甜婚天定:學霸小妻好V5》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辽宁35选7风采开奖公告 第五百零二章:你老婆能行嗎?手機閱讀